万达广场社区-全中国最劲爆的达人俱乐部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入住
查看: 314|回复: 0

[旅游景点] 昆山 满足了对江南水乡的所有想象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11-8 15:00 |阅读模式
丨昆山,住在日暮晨光中的福泽水乡丨
88DC2053FF75AD203AC8F02782B720911CAA6D0A_size4225_w480_h292.gif
▲昼夜交替间的水乡昆山。摄影/朱锐、黄彬彬
- 风物君语-

全天下怕是也没有几座城,像昆山一样,和水结下如此深的缘分了

江南的兴衰、变迁,从来都与水紧密相关。水塑造了这土地,也塑造了人的性格精神。只有领悟了这水,才能理解这的人,才能亲近这片土地。
9FBEC93284AC8ED25A769E7AC6FB16875952320B_size85_w582_h582.jpeg
▲周庄。摄影/黄彬彬
几个数字先感受下,昆山的属水特性——2815条河流、2800公里的河道、41个湖泊,相比1949年,即便缩减了半数,水域面积依然高达昆山总面积的16%。
CE829C89175009D9D1DFC2E4803E547AAE7225B7_size167_w1080_h608.jpeg
▲昆山锦溪航拍图,被水覆盖的土地。摄影/朱锐
从江南水乡意象看,它是典型的;从水体演化和水利治理来看,它是典型的;从今日水乡地区的困境与重治看,它也是典型的。

01.这里的水乡不胜枚举

昆山水域面积占比最大的数南部周庄、锦溪、淀山湖等地区,以及巴城阳澄湖一带,这也是水质最优的区域。
0974F62ED1BE7523DFEF3FD6AE98276AE9CDFF67_size114_w1080_h1080.jpeg
▲阳澄湖水资源保护区。摄影/袁千禧
中国第一水乡、最文气的水乡、以桥闻名的水乡、最有古意的水乡等等,你听过的很多水乡都在这里。想拥抱多种性格的水的灵魂,也来这里。

巴城| 慢悠悠的水乡

兼有“小桥流水人家”韵味和大湖大河气魄的巴城,被阳澄湖、傀儡湖、巴城湖、鳗鲡湖、雉城湖五座湖泊所环绕,是福泽深厚的“五湖连珠”,巴城就是这颗明珠。
678F4D72C9E3DFD4B9A5531DD8A329E132386C5C_size141_w1080_h705.jpeg
▲巴城风貌。小桥、流水、人家,典型水乡印象。摄影/朱锐

自古以来,太湖之水通过娄江、东江和吴淞江流入大海。可随着全球气候变化,娄江河道逐渐淤塞,这便是造就了阳澄湖水网地区和巴城地域目前轮廓重要原因之一。
018419FEF445E1EBC8BAC794EE78CABB6450A109_size187_w1080_h720.jpeg
▲绰墩遗址,是太湖地区文化序列最完整、遗存极丰富的史前文化遗址。摄影/王楠楠

顾阿瑛的中国式文人聚会”玉山雅集“,传唱了六百余年的昆曲,依次堆叠了不同时期文化类型的绰墩山遗址,以及书法、竹刻、昆北民歌和江南丝竹几大非遗项目,层层叠叠、大大小小、深深浅浅,拼凑出了巴城千年文明史的地图。
D2A0E6EF0F86F41892F6DCF69DECA3964AC98F46_size95_w1080_h720.jpeg
▲按自己节奏发展的巴城,透露出丰厚的文化积淀。摄影/图虫·创意

虽错过了商业化转型的“大拆大建”阶段,但巴城踩着特有的慢悠悠的文化步调,落实了最具文化底蕴水乡的名声。

千灯| 悠远古朴的古镇

至今仍保留着“河街相邻”的棋盘式格局的千灯古镇,以千灯浦和条条石板路为骨架,水乡人家便沿着这骨架两旁铺展开来。
0CB0D5BB0343B2AD7E243B0F59D8FCA496A71CFF_size185_w1080_h810.jpeg

▲千灯航拍图,似棋盘整齐的“水路并行”的格局。摄影/朱锐

笔直的千灯浦上停了几只乌篷船,岸西边是一排枕河而眠的江南民居,粉墙黛瓦;延福禅寺内的砖木结构的方形古塔耸立在远方,静谧、古朴,共同构成了一幅最具典型古韵的水乡景致。
475DC03A5E0B44A9F700EEA99C1DE58021905ABB_size106_w1080_h699.jpeg
▲千灯浦畔的水乡图景。摄影/袁千禧
从延福禅寺出来有一条始建于南宋时期的石板街,在这条长约1500多米的街上流传着”北余、中李、南顾“三大家的说法。
F671939BD3AAE6BF158F0D4B3EB27863CC471772_size195_w1080_h719.jpeg
▲延福禅寺内的砖木结构的秦峰塔。摄影/朱锐
中部李宅现已开放成为我国首家古灯博物馆,是北京灯具收藏家殷小林20多年来收藏的1113盏灯最理想的婆家。迥然相异的上千盏灯,为水乡古镇增添了一份文化内涵。
B50332454BFAEF39F64DD1B768CC1427D3F4C26C_size108_w960_h1280.jpeg
▲现已经是“千灯馆”的李宅。摄影/朱锐
石板街的尽头是顾炎武故居。行于千灯浦水路的船只串联起了顾家南北两宅的交流,也联结了千灯人对“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”的豪壮的责任之心。
D70CCD5430F49FA9E36681782F39806264A62193_size210_w986_h986.jpeg
▲ 顾炎武故居。摄影/王楠楠
一颗充盈的精神内核,一份饱满的文化积淀,将坚实、古朴的水乡力量,沿着条条水路和石板路传递到了千家万户。

锦溪|五湖三荡中的桥乡

锦溪的名字美得很。据锦溪镇志记载:“一溪穿镇而过,夹岸桃李纷披,晨霞夕辉,尽洒江面,满溪跃金,灿若锦带,故曰锦溪。” 锦溪被五湖三荡环抱,晨霞夕辉尽洒水面,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横卧着众多桥梁,星罗棋布。
3D9D9C2D9B8E03CEC400D32D806448FAAFC42E5B_size248_w1080_h719.jpeg
▲锦溪航拍图。一桥穿河而过,无愧桥乡盛名。摄影/周梦初

其桥之密度国内罕见,当地素有“三十六座桥,七十二只窑”之说。也许读懂了桥,就读懂了锦溪的美。
FE5F2F477BF8AF1892D88733257FBBC587718507_size108_w1080_h716.jpeg
▲锦溪,水多的地方,船只自然也多。摄影/黄彬彬

据记载,锦溪古桥最早建于宋代,其建筑时间跨越了几个朝代。形式也各种各样,有单孔桥、多孔桥、拱桥、半桥……可谓美轮美奂。
1B728730B52D4E2FB8FADFEB3DD5426C23824306_size123_w1080_h720.jpeg
▲锦溪十里桥,与桥下荷花互衬生辉。 摄影/袁千禧

在锦溪众桥中,最惹人注目的是十眼桥:桥长52米,有九个墩子,形成了十个半圆孔。桥下湖面种满大片莲花,每到花开时节,天上皓月、水中莲花、湖上桥影相映成趣。

周庄|坐落在原点的第一水乡
8D0F462FCEC68A7EBB0A10400CA695C1E02E999C_size128_w1080_h686.jpeg
▲周庄古镇。图/视觉中国
位于西南角的周庄,被五个较大水面环绕于中心地带,素有“镇为泽国,四面环水,咫尺往来,皆须舟楫“的风貌。
023A74251340761818F23490B41E9430C7349E74_size229_w1080_h810.jpeg
▲周庄祁浜村田园之美如诗如画。图片来源/视觉中国

四通八达的独自优越的地理位置,使得周庄的工商业愈发兴盛,“以商养文”和“以商助教”的状况,铸就了”书香传家“的水乡古镇浓厚的文人气息,这也是水乡的内在精神之一。
C173F272A240DA87307C3043A3CC0806F0FE27CC_size220_w1080_h720.jpeg
▲第一水乡周庄。图片来源/视觉中国
随处可见的匾额和题字处处透露出的文人气息,这是江南水乡特色的传统民居建筑,还有横亘于河的桥梁和亲吻船只的码头,点点滴滴都是周庄印象。用原周庄镇镇长庄春地先生的话来说,“是众多专家学者一起把周庄挖掘出来呈现给世界的。”
F20ABEE16A258243107305CB751CEB7CF7E5B668_size113_w1023_h682.jpeg
▲夜间周庄更显静谧。图片来源/视觉中国
哪有人能拒绝得了周庄的美。来写生的画家杨明义,创作了《水乡的节日》;陈逸飞的《故乡的回忆》以中西合璧的绘画风格描绘了“小桥、流水、人家”的东方水乡美;吴冠中的《周庄》,寥寥几笔,就画出了整个江南的气韵。
EBAE7188A3018EE92BF608D06C770B77E7D5DA69_size54_w658_h496.jpeg
▲陈逸飞(1946~2005)《故乡的回忆——双桥》图片来源/网络

不胜枚举的水乡在这里,未来可期。

02.多样的水体身份认同

在昆山,除了常说的吴淞江和昆山的母亲河娄江,还有无数个水有关的地名和水体身份认同。

湖、江、河、淀、荡、漾、泾、浜、浦、潭、溇、渎、汇、湾、沟、塘、港、溪……估计有几十种之多,它们定各然有来历,穿行在昆山彼此相遇。
A70D5CD7757DF191FC15E648D5360779016A905D_size130_w1080_h719.jpeg
▲锦溪古镇航拍图。摄影/朱锐
虽说不清各水体身份的异同,却总有规律可循。大水面叫湖,小一点的浅水叫荡,漾是更小的水面,汇是弯曲的集水区,港可能与航道有关。但其中塘、浦、泾、浜最易定义。
1154DAFD08F9254AD46645F5459D05470A69FFF3_size173_w1080_h608.jpeg
▲大大小小,遍布昆山的各种水体区域。图/图虫·创意

据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王建革教授的研究,昆山水乡圩田体系主要分为塘浦体系与泾浜体系,见证着昆山水与农业圩田的变迁。
E633C39723D8F4B202861B9B1B0C31DDC0305D64_size178_w1080_h810.jpeg
▲住在“圩”的昆山,已跻身中国优秀乡村旅行目的地行列的周庄祁浜村。图/视觉中国

圩,音“围”,昆山人再熟悉不过。几乎每个人都住在“圩”里。城市里的小区也在圩里。然而旧时,昆山的农业是都建在大大小小的圩田中。
1B536D11400403CF560D74802A94815DA13EA323_size192_w1080_h719.jpeg
▲千灯古镇航拍图。浓郁的苍翠和典雅的建筑,生出一种悠远的古意。摄影/朱锐

因为水环境的变化,风靡唐、五代的塘浦大圩终有一天崩溃,更小的泾浜系统开始运转。以泾为核心,形成小圩。昆山水利局规划科科长姚岚说,明清时期的昆山地区有5000个小圩,如今已合并成90多个大圩。
4D612912E59459548834157C91BAC49B37B0FDE5_size142_w1080_h607.jpeg
▲昆山水乡风貌。摄影/黄彬彬
不同的年代中,水体身份层出不穷,水乡面目也十变五化。

各水体身份性情相异,留在土地上的流动轨迹和冲刷面貌也都不尽相同,连带着区域间的土地环境、植被种类、审美价值也都各有特色。
5124BAF742A127915F57597EAB4498D03C622610_size64_w1080_h809.jpeg
▲昆山水域。摄影/黄彬彬
人类常年应对这些水体,并与之相处、较量,孕育出完全不同的性格与文化。其中微妙复杂之处,难以三言两语讲清楚。

03.来自水乡的馈赠

水是江南水乡的灵魂,更承载了水乡的生产生活,水对昆山额外恩泽宽厚。
D4F449AE37F412933E7AFBC313F4982EF281224E_size496_w480_h324.gif
▲阳澄湖养蟹基地和乘着晨光的捕蟹人。摄影/黄彬彬

因为河流、湖泊充盈,河鲜、湖鲜便丰富;因为占据了长江下游的最好的草滩湖荡,野禽繁衍得也畅快;因为湖水的冲刷及水田长期的充放水,这里的水、土也成了制作砖瓦的天然好料。
EE1BDA5EB312A99A5D74C04B451FDDF6CEE5433B_size69_w1080_h720.jpeg
▲ 六月黄醉蟹。摄影/袁千禧
阳澄湖畔的巴城,梅雨时节是螃蟹“六月黄”正当时。因其黄多、肉嫩、壳薄,超越认知地被提前端上了餐桌。由其制作的特色的“面拖蟹”是常见的一道菜。

昨天推送的中国最“横行霸道”的食物是什么? ,是进阶版的阳澄湖大闸蟹吃货攻略。
9DE9C6B340EC7E7E4B0616260C1A2C13AF35E2DE_size99_w1080_h1620.jpeg
▲小亮老师和鲃鱼谁比谁可爱。摄影/朱锐
依水为生,接收到的馈赠又岂止大闸蟹。鲃鱼、鳝鱼、河虾等等,昆山人最会将这一方水土煮得风味十足。
268F4A02174FEF2BEF0D176C489FFB96FBA0A2FA_size85_w1080_h682.jpeg
▲昆菜新做,将小河虾剥好给食客。摄影/袁千禧
昆山的周市地处低洼,河沟湖潭相套,盛产肥美麻鸭。昆山吃了几百年的爊(ào)味,发展到清末,已经代指“文火慢炖”。先用旺火烧开鸭,再以文火闷煮,用丁香、肉桂、甘松等十几味中药配制成的老汤卤汁浸制。这样鸭肉滑嫩爽口,甘鲜收骨,还有药材的奇香。
AA318C263B0E08294189E54CACE1820A9D108FCD_size90_w1000_h667.jpeg
▲周市爊鸭。摄影/黄彬彬
“一家爊煮,满街飘香”。周市爊鸭的崛起,曾令年年春节,都上演“千鸭闹市”的热闹景象。但如今“周市没有鸭子了。”周市太和馆的爊鸭第五代人马正感慨着,工业区抢占了芦苇地,周市的鸟禽已不复当初。
2BF01663382CD711262E1B8C714D934EE05B2E4A_size195_w1080_h1620.jpeg
▲锦溪的块块“金砖”。摄影/朱锐
“金砖”是锦溪收到的来自水乡的另一份馈赠。

“专为皇宫烧纸的细料方砖,颗粒细腻,质地密实,敲之作金石之声,称‘金砖’。——古籍《金砖墁地》”

锦溪制作砖瓦所需的水取自锦溪周边大片的湖,而土多取自湖底。自古便是鱼米之乡的锦溪,土地的碱性降低,同时常常被湖水冲刷,土壤颗粒变得很细腻,自然成了做砖的上佳材料。
5E4B39BB38643DE0394AC550E1FF8758601DD92D_size105_w1080_h719.jpeg
▲锦溪祝甸古砖窑址,正燃着热切的希望。摄影/朱锐

据“金砖”制作工艺的江苏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丁惟建介绍,“金砖”的制作是一个相当复杂的过程,每个环节都要求极高。但他始终传承着这种融合着先人智慧的水乡孕育的手艺。
C2B9C1BE7B3CC1AC3305C47EB203E931C520EDEB_size123_w667_h1000.jpeg
▲水乡居民,在水乡的赠与中生产生活。摄影/黄彬彬

种种来自水乡的馈赠, 也许只有大闸蟹风头正盛。爊鸭时代不复存在了,但其传人一直尝试顺应时代并存其本真,以延续百年招牌;砖窑故事也不再耀眼,但手艺人的传承、设计者对古窑的再造设计,兴许能让这门手艺获得新时代的重生。
1400E89E5CFED3D81CF781B142EA258C4625B0AB_size126_w1080_h717.jpeg
▲千灯古镇的夜景航拍图。摄影/朱锐
短短数十年间,昆山由一个两省市交界的边缘地带发展为中国的“百强县之首”,并不断重新书写“江南”的内涵。江南水乡的地理背景,为昆山的发展提供了地理、文化、人性等多维度的能量来源;结合这片土地上孕育出的先锋精神,共同成就昆山完成了这出当代逆袭大戏。
85E8167BEA9015C65336D772DB324F5583B537FA_size80_w1080_h720.jpeg
▲ 桥上等待通行的人们,桥的另一端则是热闹的早市。摄影/袁千禧

多年的水体环境变化,水乡馈赠的消逝,和如今面临的水质型缺水,使得昆山人不得不正视——人与水之间的关系从和谐渐渐变得对立,传统意义上的水乡概念也渐渐模糊。
4E77F8EBB5245599815F9F1FFDC9566D87B68C55_size118_w1080_h720.jpeg
▲街头随处可见的鱼虾,是昆山无法割裂的与水的种种缘分。摄影/朱锐

如今昆山的幸与痛很分明。

褪去“百强县之首”的荣光,忘记响当当的水乡名号,昆山会记得,昆山依然是那个脾性属水、灵魂是水、与水缘分深厚的福泽之地。

-END-

来源:地道风物官方  凤凰旅游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入住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于我们|Archiver|触屏版|手机客户端|万达广场社区_达人网 ( 京ICP备1200207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502002931号 )

GMT+8, 2018-11-22 03:29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